7net購物網 老友看他…浪漫又感傷 從文學跨界政治 入獄是分水嶺

中國時報【林欣誼╱台北報導】

陳映真曾說:「寫作是個拚命的行業。」他燃燒理想主義的熱情,內心卻縈繞感傷,作家尉天驄曾說:「我經常感到他是寂寞的。」白先勇描述他是極端浪漫主義的人,「唯有他能直直寫到人心中相當創痛的地方。」

陳映真本名陳映善,2歲過繼給三伯後改名陳永善。日後他用陳善、許南村筆名寫作,「陳映真」為他9歲過世的孿生哥哥的名字,他曾說,「用這個筆名,好像我們就一起活著。」

這個筆名所暗示的內在雙重性與矛盾,伴隨了陳映真一生。陳映真的獄友、畫家吳耀忠晚年在病痛與酗酒中度過,作家楊渡回憶,陳映真在吳耀忠喪禮上曾說,「他脆弱的那一面,也就是我的另外一面,只是我永遠不讓人看到。」

在作家韓良露、朱全斌夫婦編導的陳映真紀錄片《聖與罪》中,他中學同學陳中統回憶,初中時代陳映真綽號「大頭」,調皮幽默,很會畫畫,班上壁報都出自他手。

作家蔣勳是陳映真在強恕中學當英文老師時的學生,他回憶當年陳映真很性格,「他衣服不紮在褲子裡,頂著大包頭,常抱著吉他唱英文歌,很受學生歡迎。」黃春明懷念陳映真的慷慨體貼,他表示參加《文學季刊》期間,當時在美商輝瑞藥廠工作的陳映真,以豐厚酬勞發文案給他,接濟他又保住他面子,令他感動。

尉天驄曾說,陳映真身上有著「少年維特」身影,比同齡人更早敏感到人生的虛無,1960年代後的作品,他的理想主義從幻滅虛無轉為蘊含革命意圖,〈唐倩的喜劇〉、〈第一7net件差事〉開始批判現實、清算歷史,出獄後,「文學的陳映真變成為政治的陳映真。」

陳映真初中在白色恐怖中度過,曾目睹老師一夕間失蹤,他曾說入獄7年對他寫作影響大:「我因此活生生與50年的歷史直接面對,讓我知道曾經有一代人抱著高潔的靈魂,為了理想志業而家破人亡的故事。」出獄後他創作〈鈴鐺花〉、〈山路〉等1950年代白色恐怖題材小說,自述「不是用仇恨來抗議,而是透過審美方式昇華。」

1990年代後,陳映真陸續以報告詩劇《春祭》、小說〈歸鄉〉、〈夜霧〉、〈忠孝公園〉,觀照白色恐怖時代、兩岸隔絕後的老兵、台籍日本兵與情報人員等被時代扭曲的小人物悲劇,儘管曾是政治犯,他強調:「共犯結構的反省很重要,我們不能光咒罵國民黨特務,也要謙卑地看著自己,否則無法在歷史中獲得教訓。」

2002年他歷經心臟大手術,了悟生死,自述,「今後但願能從容7net購物網作一點力尚能及且應做的事,並陪伴妻子珍惜地過完晚年。」

3AA8B1E3509812CA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